首 页  集团动态  董事长文集  公司产品  资料中心  企业荣誉  领导关怀  高 考  中 考  小 学  幼 儿  留 学  教 育  金榜视频
舆论监督  权威声音  情感故事  社会责任  非公党建  民营世界  版权创意  品牌活动  文化看点  市场营销  线上线下  发行探索
教育学术图书出版:挑战与机遇 -- 世纪金榜
当前位置:世纪金榜企业之窗线上线下 → 企业之窗正文  


教育学术图书出版:挑战与机遇

发布者:[本站编辑]  来源:[中国新闻出版报] 分享到:

    核心阅读
    学术出版是具有长效的内容生产,不会像通常意义上的畅销书那样在很短的时间内给出版社带来巨大经济效益,但契合社会需求的真正高质量的优秀学术著作不仅对学术的建设有支撑作用,还能提升出版社的声誉和品牌,形成出版社的核心竞争力。在新时代技术发展的大背景下,以及国家、社会对新的教育研究成果的需求的氛围中,教育出版社要确立学术出版的价值目标,保持对教育学术出版的热情和责任感,关注教育学术前沿,追踪教育学术热点,思考学术问题,加强对教育学术动态的敏感性和判断力,促使教育学术出版的进一步发展。
     教育领域的学术图书即教育学术图书的出版,是对优质教育学术资源和重要的教育学术科研成果的整合和呈现,不仅是教育学术研究过程中的必要一环,有利于教育研究的深化,促进教育事业的发展,也是传统教育出版的重要板块。如今,中国教育改革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数字出版也风起云涌,给教育学术图书的出版提出了挑战,也带来了机遇。
    大环境对加强教育学术出版提出了客观需要
    教育学术出版作为人们对教育现象和教育问题探索的积累和创新、展示和交流的一个平台,是汇聚和传播教育实践者、教育理论研究者、教育决策者的智慧,培养和塑造新一代教育者们的阵地,有助于教育学术的创新以及文化的发展。当前我国教育事业不断加快发展,取得了显著成就,提高了全民族素质,推动了创新发展,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了重要贡献,但总体水平还不高,教育观念、教育体制、教育结构、人才培养模式、教育内容和教学方法还相对滞后,有待于对国内外教育发展趋势、教育发展规律进行研究,对教育实践探索进行总结和反思。
     新时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视教师为“立教之本、兴教之源”,是教育领域的思想者、研究者、实践者和创新者,是实现教育影响、将教育理念落到实处的重要媒介,在进一步推进教师培养模式改革的同时,持续开展大规模教师培训。如2010年《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颁布以来,教育部、财政部启动实施了中小学教师国家级培训计划,通过“示范性项目”“中西部项目”和“幼师国培项目”,2010—2015年累计中央财政投入85.5亿元,培训中小学幼儿园教师900多万人次。
    教师职业的情境性、复杂性、不可预测性,决定了教师专业的复杂性和独特性,相对于专门的、确定性的学科知识,教师在实践中的机智和创造、反思和调整,更应成为教师培养和培训的核心内容,教育学术的引领作用由此突显。
    教育社要积极应对数字化挑战
    以互联网、大数据和云计算为特征的现代数字技术开创了新的时代,信息的流动更为便捷、通畅,传统的知识传播模式和学习模式受到冲击,数字出版凭借技术优势,为读者提供即时、便捷、互动、个性化的阅读体验,对传统出版尤其是长期依赖教材教辅的教育出版产生了巨大影响。在基础教育阶段,电子化教学如电子白板、电子书包乃至公共教育资源和服务平台等正日益推广和完善;在高等教育阶段,近年来以大规模、开放式、在线学习为特征的慕课教育蓬勃兴起。
    除了学校教育,社会教育领域也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以往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的困扰,学习者在任何方便的时间、地点和条件下,都可以轻易接收到需要的教育内容。教育资源的流通极大地促进了教育机会的均等,有利于教育的优质均衡发展,而这对以信息的传播为本的出版业,尤其是对致力于传递优质教育资源和教育成果的教育出版提出了挑战,迫使传统教育出版探索数字出版之路,寻找和定位自己在数字出版产业链条中的价值和地位。强化优质资源建设,提升内容的品质,无疑是教育出版在数字化过程中加强上游建设的关键一步。
    如果说优化教育内容并提供附加服务,助力于学习者个性化学习,是传统教育出版在数字化转型中从教育内容提供商向教育服务提供商转变的必然要求的话,发挥自身在学术出版上的资源优势,走学术出版之路,也应是教育出版的选择之一。学术出版对于出版社树立和提升品牌不可或缺。教育出版长期积累的优质的学术资源和独特的品牌优势,以及强大的作者资源和读者群体,为教育出版数字化转型提供了良好的基础。教育出版社需要深入挖掘自身在学术出版上的积累,不断提高资源的有机整合和深度利用,同时注重学术图书的新开发,借助国家数字出版政策优势,进一步促进教育学术图书专业化、规模化、品牌化发展。
    主动作为促进教育学术出版进一步发展
    出版的产业性质决定出版社要追求经济效益。但是作为传承历史、繁荣文化的文化产业,出版更需要注重社会效益。如同一般的学术图书出版,教育学术出版中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权衡是首要难题。相对于教材教辅或其他大众类读物,教育学术图书很可能没有即时的收益甚至是没有收益,因此,国家和各级政府的扶持,如设立学术科研基金、评选优秀学术成果、设置各类图书奖项,或是鼓励民间资本资助学术出版,是学术出版的重要推动力。
    自党的十八大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战略目标以来,中央财政对学术研究、文化产业的投入明显增加,为教育学术图书的出版创造了良好环境。如将教育学作为单列学科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是我国在科学研究领域支持基础研究的主渠道,重点资助具有良好研究条件、研究实力的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中的研究人员,目前已经形成包括重大项目、年度项目、特别委托项目、后期资助项目、西部项目、中华学术外译项目等6个类别的立项资助体系,其2014年的研究经费由2013年的13.4亿元增至15.7亿元。
    财政部2008年设立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资金,专项扶持我国文化产业发展,累计安排242亿元资金,支持项目4100多个。而作为目前出版行业规模最大、影响力最大的政府基金,国家出版基金规模从2014年的4.5亿元增加到2015年的5.5亿元。
    学术出版是具有长效的内容生产,不会像通常意义上的畅销书那样在很短的时间内给出版社带来巨大经济效益,但契合社会需求的真正高质量的优秀学术著作不仅对学术的建设有支撑作用,还能提升出版社的声誉和品牌,形成出版社的核心竞争力。在新时代技术发展的大背景下,以及国家、社会对新的教育研究成果的需求的氛围中,教育出版社要确立学术出版的价值目标,保持对教育学术出版的热情和责任感,关注教育学术前沿,追踪教育学术热点,思考学术问题,加强对教育学术动态的敏感性和判断力,促使教育学术出版的进一步发展。
{$MY_bottom_xsx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