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集团动态  董事长文集  公司产品  资料中心  企业荣誉  领导关怀  高 考  中 考  小 学  幼 儿  留 学  教 育  金榜视频
舆论监督  权威声音  情感故事  社会责任  非公党建  民营世界  版权创意  品牌活动  文化看点  市场营销  线上线下  发行探索
图书半年销售榜出炉 《未来简史》等遥遥领先 -- 世纪金榜
当前位置:世纪金榜企业之窗线上线下 → 企业之窗正文  


图书半年销售榜出炉 《未来简史》等遥遥领先

发布者:[本站编辑]  来源:[网络] 分享到:

    本周,一本通俗学术著作成为国内图书市场最大赢家。
    在三大电商平台,国外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的著作《人类简史》《未来简史》,以合集、单本3个品种同步雄踞社科类销量前三。
    从销售图书到销售内容,从文学故事到多元知识,纸质书的IP开发迎来一个爆发增长期。一份上半年新书销售榜单显示,《人民的名义》《未来简史》等多部上榜图书,通过相关产业链开发,实现了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销售码洋。
    “爆款书”正在加速重构纸质书的一种新未来:卖书,不一定是靠书赚钱。作为出版大省,纸质书进入IP化爆发期给我省出版业带来怎样的机遇?在建设“文化浙江”进程中,内容开发如何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并为我省“万亿级产业”之一的文化产业提供强有力的文化自信和发展支撑?连日来,记者采访了省内外多位出版界权威专家,分享他们对我省内容生产行业IP开发的些许新观点。
    得IP者得“爆款”
    “上半年新书销售榜单中,《人民的名义》和《未来简史》分列虚构类和非虚构类榜单第一名。”本周,由业内权威媒体统计的“2017年上半年发行最好的新书”榜单出炉。
    数据显示,十月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人民的名义》以半年156万册发货量、7316.4万元码洋高居虚构类第一位;中信出版集团引进出版的《未来简史》,以半年150万册、码洋1.02亿元的优势稳居非虚构类图书第一。
    在这些发货量高的新书里,IP开发的作用不可小觑。如《人民的名义》《神奇动物在哪里》《白鹿原》等图书高发货量背后,都伴随着同名影视作品的热播。像《人民的名义》销量高是因为这本书同名电视剧的爆红,并在后续一段时间里保持着较高的热度。
    同时,记者从省新华书店获取了一份上半年全省实体书店销售排行:截至6月,《人民的名义》《笑猫日记》《小猪佩奇主题绘本》3本今年出版的新书上榜。这3本书的共同点,也恰恰是对图书内容进行影视动漫等相关产业链的IP开发。
    IP热深入知识领域
    “尤瓦尔·赫拉利来杭演讲,可以看做是对图书的深度开发。”浙江文艺出版社社长郑重认为,无论是对作者关联图书的销售,以及论坛类产品的开发,都收到了良好的效果。
    采访中,中信出版集团副总编辑卢俊告诉记者,尽管作者此次为新书来华,但从销售数据看,这次行程极大地拉动了他的第一本著作《人类简史》的再度热销——单周销量达1.4万册。
    围绕这两本著作的综合IP运营,集团正在开发相关音频、视频的课程产品,以及以色列游学项目等。而此前,该书作者论坛活动主办方接受采访时毫不讳言,“应该算是一个蛮大的IP了,赫拉利是全球单价最高的演讲者。”
    “从图书IP的开发来看,近几年有两个明显的趋势:一是从文学作品向影视动漫游戏等大文化产业链发展;二是从文化IP向知识IP发展。”郑重告诉记者。从前者来看,近年来文学作品尤其是网络文学作品成为影视动漫游戏产业追逐的热点;而从后者来看,一些知识文化类的纸质书IP开发向知识经济产业链深处拓展,开发文创产品、论坛产品、新媒体产品等,譬如《人类简史》关注历史知识,《未来简史》关注人工智能,《易中天中华史》关注中华文明走向。
    开发图书衍生产品
    “不是每一本书都能进行IP化,但每一本内容好的书,都可能打造一个产业链,创造一个细分市场,实现十倍级的增值。”作为我省最早探索文学作品开发影视产品的出版社,文艺出版社通过出版大量高质量网络文学作品,打造了一批诸如《甄嬛传》《芈月传》《沥川往事》等“大IP”。
    近年来,随着国内图书IP开发走向“文化热”和“知识热”,该社又以作家陈丹燕出版的旅行文学书系列为基础,打造100部“最江南”微纪录片产品,提升地方文化旅游产业,打造“易中天中华史”全媒体产品。
    在郑重看来,图书内容的IP开发需要具备3个前提条件:一是选题有广泛流行的影响力;二是内容有产业化的基础;三是从业者要研究内容产业的规律,具备较高的选择力、整合力和经纪力。
    近年来,该社围绕图书IP开发进行了一系列机制体制上的探索,联合影视机构通过举办两岸青年网络文学大赛,探索作者作品全版权运营机制;以资本为纽带,在北京成立分社,创新图书产品全版权融合发展运营机制等。
    “图书IP化是知识经济和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背景下的必然产物,它并不会成为出版业发展的一个主流方向。但它是推动文化繁荣发展、提升文化自信的重要表征,其社会效益远大于经济效益。”采访中,卢俊和郑重都表达了同样的观点,“永恒不变的是纸质书通过内容创新给用户提供价值。”
{$MY_bottom_xsxx$}